目前分類:就是愛搞怪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n 06 Wed 2007 12:24
  • 使壞

ㄧ個男人娶到一個無法讓你使壞的女人,是幸還不幸?

 

她-實在太聰明了。我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她-實在太善良了。我根本無法對她下手。

 

幹!矛盾。

不過我還是下了決定;就在今晚。

 

蘿絲CSI員;美麗與內練,智慧與善良;完美集於一身。

我ㄧ度懷疑蘿絲不是地球人,是外來生物。

因為她的完美、無懈可擊。

在我身上像似裝著GPS,永遠逃離不了她的法眼。

我不會說謊,是因為我根本無從說起。

蘿絲熟悉我週遭所有的好友,瞭解我的生活習性。

她掌握了我的一切,我像個透明的瓶子,我過膩了。

是因為我的良心還在?遲遲不敢下手?還是沒有勇氣?

內心深處總有個迴音;這麼好的女人你還嫌,小心會有報應。

不過誰也阻止不了,今晚我下手的決心。

我開始冷笑。

------------------------------------------------------------------------------------------------

事件一

「蘿絲,晚上我去酒店應酬,晚點回來。」我說

「跟誰去啊?哪家?」

「就跟查理、L君和賴打兄他們幾個啊….去皇都那間.. 」我說

蘿絲轉身拿起電話..

「匹總!我家彼特晚上去您店裡,招待他幾個好朋友,您可別讓他落臉

「蘿絲!放心啦!小姐一定選過的啦

蘿絲再度撥起電話..

L君,晚上可別搶著付帳,算在我家彼特身上就好盡興喔!

「蘿絲姐!放心查理會安全送彼特哥回家的

…….」我看著蘿絲

-------------------------------------------------------------------------------------------------

事件二

(((((((蘿絲)))))))我的皮夾幹麻有保險套」我大叫

「彼特!別氣。男人總有些需求,這我懂!我只是擔心你身體受傷害,沒惡意。」

「妳…..不相信我?」我說

「彼特!我是相信你,但!男人難免起鬨比較,我不想你難做人,

如果他們讓你難堪!別擔心我,我只想好好保護你身體,乖!」

…….」我看著保險套

---------------------------------------------------------------------------------------------------------------------

事件三

「喂!彼特嗎?我是香貓啦!」電話那頭

「彼特在洗手間,我是蘿絲她的太太。」

….喔!那沒事」電話那頭支支梧梧

「香貓是嗎?如果我沒聽錯,妳是金宮的香貓嗎?別緊張,什麼事找彼特?」

「ㄟ呵呵..只是上次彼特說過,要再來我這邊坐坐….」電話那頭笑開

「香貓放心,彼特會再去的。」

我拿著報紙走出廁所。

「誰打來的?」我問

「金宮酒店的香貓,我幫你定好位了,別嘴裡說說要去捧場,而失信於人..

「我…..」我望著蘿絲

「也順便約灰哥、12少、冬瓜、寒姊,你們也很久沒碰面了,可別讓他們買單」

「喔….

-----------------------------------------------------------------------------------------------------------------

幹!我今晚一定要行動。

牆上的鐘指著855分,蘿絲也差不多要回來了。

我戴上昨晚剛買的黑色頭套,手握小型藍波刀,磨的光亮、削紙如泥。

先把蘿絲SV手槍藏好,我出手必須快、狠、準。

不然我一定不是蘿絲的對手,先設下陷阱我才有贏面。

然後改變我的聲音,我在嘴裡塞了一團紙,故意壓低聲音在加點台灣腔。

對了!手套。不能留下痕跡。

我在床底下,塞了我最愛的牛仔褲,替他穿上了蘿絲送我的斑馬襪。

淋上了血紅的番茄醬,故意將他半截露出,像極彼特陳屍在床下。

 

我聽到蘿絲回來的聲音

偋氣躲在窗簾後頭,手握刀..透過了細縫,我看見蘿絲臉色發白。

就在蘿絲俯下身剎那間,我一躍身撲向她的身後,

奪下她腰際的手銬,將她雙手銬在床頭鑲著雕花的銅柱上。

蘿絲驚恐的眼神,就像告訴我一切都來不及了。

「等等你是誰?可以跟我說嗎?」蘿絲說著

「嘿嘿嘿..襪家尼共,你細麻ㄟ吾在樣我係像….哈哈哈哈」我努力說著蹩腳的台語

「在你想殺死我之前,能答應我一件事嗎?」蘿絲又開口了

「後!尼共!」

「你可以幫我換上,我最心愛的那件內褲嗎?」蘿絲張開了雙腳

「挖勒!」我看著蘿絲窄裙裡居然空無一物,熱血下湧….

舉起藍波刀用力一揮,這刀磨的真利,一下子我的腰帶連褲子就掉了下來。

上了再說,我心裡想著。

 

 

 

 

 

  

 

 

 

 

 

喘息之餘..

「彼特!下次演畫家好不好?」蘿絲說著

laiger10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等!等!等一下,妳到底想怎樣?』豆大的汗水滴落在我胸口

 『哼!我沒想怎樣,就想教訓這幾個女人,看看她們的反應!』

『哈哈哈哈哈………….』女人大聲笑著

『想惹我?你們這些男人,色字當頭,下半身不聽使喚。哼!』

女人說完話,接通了我的手機,走進了臥房。

我聽不見對話,心裡想著;一個慾念毀了我的一生。

多希望此時此刻是一場夢,如果可以重來,我一定不受誘惑。

看著B10 先生,C座的 先生,想著自己,下一步會是如何?

就在此時,女人居然換好了衣服,轉身離開這空間。

我傻愣著,這是怎麼一回事?突然!電視螢幕亮起。

螢幕裡出現了, 陳 先生、 先生、我跟女人偷情的片段。

我看見自己貪婪、無恥、噁心的模樣,原來這就是自己的德性。

接著螢幕出現了女人,說了一段話。

 

先生,您是大學教授,如果這影片傳出去,你該如何?』

先生,您是市議員,我想您的政治生涯就到此為止,是吧!』

先生,雖然你只是大盤商,我相信你老婆也不會放過你。』

『錢!不能滿足我,我的野心沒這麼小…..….….

『我要你們死,死的乾脆一點。』

『如果;不想死,也等著上新聞吧。』

說完;腳踝的鎖竟打開了。

3個男人面無表情相視著,今夜好漫長。

---------------------------------------------------------------------------------------------

台北報導

市議員蔡××,於知名汽車旅館燒炭自殺,疑似工程舞弊案….

某知名大學教授陳××,疑似酒後超速駕車,於高架橋翻落,當場死亡

---------------------------------------------------------------------------------------------

我沒死,也不想死。我離婚了。

看著報紙,眼中的淚水滑落;真相!我明白。我能說什麼?

慶幸自己用所有的家產換來重生與教訓。

但! 先生與 先生呢?連重生的勇氣都沒有。

---------------------------------------------------------------------------------------------

 

 

 

 

 

 

 

 

 

 

 

 

 

 

 

 

 

 

 

 

 

 

 

『哼!我才不會難過呢!活該,他又不是第一次偷腥。』 太太

『我忍他很久了,跟女學生搞在一起,當我不知道啊!』 太太

『茱蒂!要不是我們去上妳的課,這些賤男人,老是欺侮人!』 太太

太太最好命,還拿到一大筆贍養費。』 太太

『是啊,原來 先生還真有錢。』 太太

太太、 太太!妳們也是拿到不少保險費啊!』 太太

3個女人誇張的談話,大聲的笑。

 

茱蒂!點起了香煙,深深吸了一口。

抬頭望著不起眼的招牌。

男人剋星,無效退費。

 

 

PS.寫完了~~~我要休息!!換大家寫了!!!好累!

laiger10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個陷阱!腦中傳來這樣的訊息。

不過;卻抵擋不住這女人單薄的丁字褲加上雪白的曈體。

她居然如此放蕩,大膽。

我的細胞早已將海綿體充滿了,堅實有力。

廳中的燈火竟神奇的暗了下來,響起了音樂。

 

……情不過是一種普通的玩意,一點也不稀奇
……人不過是一件消遣的東西,有什麼了不起
卡門?

 

女人隨著音樂起舞,來到我的面前。

彎拱的身軀雙臀,在我眼前上下擺動。

時高時低,時快時慢,磨蹭著我攏起的山峰。

那是一種快感與折磨。我將雙手輕拂於她的腰中;纖細滑緻。

啪!她拍下了我的雙手,正面轉向我,跨坐在鮪魚肚上。

狂野的將我身上的花襯衫撕開,把我的雙手置於背後綑綁。

好一個主事的壞女人,用著雙峰順著我的臉龐滑落,間距1公分

該死的距離,要命的挑逗。

不知不覺下半身西褲,與寬鬆的四角褲,早已退在腳底。

露出的物體,不算龐大卻堅挺。

我知道下一步就是歡愉的交合。刺激過癮。

天上掉下的禮物,不吃白不吃。

 

就在此時,霎那間!唊~~兩聲金屬聲,雙腳裸上了金屬環。

喳!喳!喳!快速的閃光燈,閃的我眼睛一片白茫。

音樂停止,廳中光亮。眼前的女人披上了外衣。

靠!海綿體瞬間融化。我臉上的的表情僵硬驚慌。

80多公斤的贅肉。捆綁的雙手雙腳,讓我無法起身。

此時我的手機響起!女人將電話掏出,讓我看著螢幕來電。

天啊!家中的女人。

-----------------------------------------------------------------------

數天前。望月別館

幾個女人在中庭吵了起來。隱約聽見….

『穿的這樣,像個樣子嗎?』A

『就是麻!社區小朋友這麼多。』C

『我穿的怎樣?我又不是沒穿衣服,怎著?』

『妳檢點一下好嗎?』B

『喲!妳們懂不懂品味啊?design妳懂嗎?懶的跟妳們說!』

女人轉身離去,氣憤在心。報復行動就要開始。

--------------------------------------------------------------------------------------------------------

『警衛大哥!A1樓, 先生是做啥的啊?』女人嬌顛問著

A1樓?是李老闆吧!』

『喔!對!是 先生!我記錯了。』女人笑說

『李老闆,做肉類批發大盤商吧,聽說跟老婆常吵架』

『為什麼吵啊?』女人問

『觀念、想法都不一樣!聽說 太太學歷蠻高的,當初是因為還債才嫁給李老闆。』

『那B10樓的 先生呢?C座的吳先生….』女人再問

B10樓是 先生…..

警衛跟女人的對話持續了很久。

------------------------------------------------------------------------------------------------------------------

A座頂樓,手機依然響著….

『妳…..妳想怎樣?』我口結問

『哼!男人都一個德行!』女人冷酷的臉

『你們真可憐,自己的女人都管不住,誰叫她們要得罪我!』

『得罪我!下場就是如此!看…..』女人眼神飄了一個方向

B10樓陳先生,C座的蔡先生,光裸著身子,迷惘的眼神。

『呵呵!看樣子你是無法接電話,我幫你接吧!』女人笑瞇瞇

『等!等!等一下,妳到底想怎樣?』

 

這個女人是怎麼了?

手機依然響著….

響著…..

laiger10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事居然發生了。

我之所以會這麼說,其實原因很簡單。

年過40,小個便都看不見自己的迪迪,地中海的髮型,油膩油膩。

不修邊幅,滿嘴的牙垢,嘴角還殘留紅灰的痕跡。

5呎不到的身形,加上80多公斤的贅肉。

如果我是女人,都不想多看一眼!噁心。

 

那是一個夜晚,剛過午夜12時。

天空飄著細雨,正在回家的途中。

剛剛掛上家中女人的電話,嘮嘮叨叨,壓迫。

不想回家,點一支煙,搖下車窗,透氣。

突來的風吹落了菸頭。幹!就不偏不倚落在鼠蹊部。

低頭、抬頭、女人、驚嚇、煞車、回神、下車。

 

『妳妳沒事吧?』我嚇的蛋蛋浮到胸口

『沒事!沒事!是我突然跑出來!沒嚇著你吧?』女人抬起頭

我身體像觸電似的,好一個美人胚子

凌亂的長髮,半透的衣裳,胸前的圓形物體就要跳了出來

修長的雙腿,爬出了短裙。極品。

『妳要不要送你一程?』我無意識脫口而出

女人雙眼盯著我看。

『我沒其他意思,我只是』我像似敗露痕跡的口結

『不必了,我就住在前面,走幾步就到了。』

『我也住在前頭望月別館,不介意!上車吧!』我企圖安定

望月別館?我也住那!』

『上車吧!』

 

女人拉開了車門,我坐進了車內。

CHRISTIAN_DIOR tender posion飄入空間內。

毒藥香水?這是怎樣的女人?

『疑?你你流血了!』女人伸手過來,我卻推開了她的手

『血?哈哈哈是檳榔汁啦。不好意思。』

『呵呵呵…..我還以為....住哪一座啊?』女人的笑聲很甜

A1樓,妳呢?』

『真巧!我住A座頂樓。』

同一座樓,我居然沒見過這極品女人。

這樣的相遇,代表著什麼?

----------------------------------------------------------------------------------------------------

~~電梯響起

『要上來喝杯咖啡嗎?』女人轉頭問著

我壓根沒想過他會這麼說,作祟的金蟲一直沒停過。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腦子裡一直浮現這句話。

管他的!家中女人氣未消,隔著10步之距,門的那頭。

『上來吧。』女人再次邀請

就這樣我走進了電梯。叮!關上了門。

我站在女人的後方,由上而下的透視著。

呼吸越來越急促,身體出現了反應,心跳加速。

空氣裡飄著詭譎氣氛,此時恰巧四目相對。

女人淺淺的笑,像似看穿了我的邪念。

 

出了電梯進了門,眼前出現極致的美景。原來頂樓景觀如此美麗。

落地的玻璃櫥窗,整個大台北夜景,像一幅專業攝影的作品。

要不是家中女人被921驚嚇,這房子主人應該是我吧。

『隨邊坐,別客氣!』女人轉進了臥房,居然還是落地玻璃櫥窗。

天啊!今天真是luck day

女人竟不避諱的寬衣解帶,優美的線條,細緻光滑的肌膚…..

 

忽然!這是個陷阱!這是個陷阱!

我的腦子出現了這句話。

laiger10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喂!小魚喔!』我壓低聲音,怕人聽見

『誰?大聲點啦~』小魚那頭大叫著

『我啦!』我還是小聲說著,怕說出名字,被人聽到..尷尬

『幹!誰拉~~大聲點啦~聽不見啦!』小魚在那頭鬼叫

『幹!我啦!我啦!格爸啦!』我火氣也來了

『喔!格爸,對不起啦!我聽不清楚啦!什麼事..幹麻這麼小聲?』小魚總算知道我是誰了

『喂!你聽就好,不要大聲嚷嚷..』我低聲細語

『嗯嗯~~~~格爸你說.』小魚也跟著小聲

『你..你在位子上嗎?』我說

『在啊!安怎?』小魚說

『廁所!沒紙了你可以幫我拿紙來嗎?』我小聲說

……..』小魚無言

 -----------------------------------------------

~~~~~~隔壁傳來了聲音

『嗯……….也幫我拿一點』神秘人

『副總….』我小聲說著

…………!』副總

『喔!』我小聲回答

 

PS.後記

1.           不管多急,一定要先檢查有沒有衛生紙.

2.           手機一定要帶著,才找的到救兵

3.           一定要穿內褲,沒手機內褲還可以擦

laiger10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